返回上页

梅,深冬的一抹傲骨

发布日期:2020-01-11发布人:linxue8856浏览次数:

夕聆雪


梅,自古以来,得君子所爱。


梅,与兰、竹、菊结伴,为四君子,梅居四君子之首。


梅,与松、竹把酒,岁寒三友,一见如故。


梅,冒雪冲寒,清逸高洁,孤芳不自赏,却又瘦骨冷绝,清幽淡雅,不与人争艳。


千百年来,爱而不断。歌以咏志,画其风骨,寥寥几笔,已是傲雪凌霜,铁骨铮铮。


01


梅花临雪而开,不与百花争艳,这是我最喜爱它的地方。


花不离枝,枝干映花,梅树的枝干玲珑苍劲,又瘦骨冷艳,极有质感,像岁月铸就的年轮,沉淀而深邃。


那一份厚重恰好衬托着花的轻盈,让梅花朵朵,轻点于枝桠之上,婉约中可见其风骨。




宋代林逋有诗曰:


众芳摇落独暄妍,占尽风情向小园。

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


梅花的美,艳丽而不妖娆,花香馥郁,幽幽清雅,花枝疏影,苍古而清秀。或正,或仰,或俯,或半开,或盛开,或含苞,疏影横斜,清浅相依。


《梅谱》中说,“梅以韵胜,以格高,故以横斜疏瘦与老枝怪石为贵。”


所以,赏梅,要知“梅韵四贵”:贵疏不贵繁,贵合不贵开,贵瘦不贵肥,贵老不贵新。


梅,是久历岁寒的花,它历经沧桑,在雪衣霜骨中,浸染了幽香,玉骨冰肌,傲然于枝头,正是“雪满山中高士卧,月明林下美人来。”


梅,不恋一朝一夕,却立于风霜雨雪中千百年,将一身的玉骨冰肌铸就得坚韧刚劲,又清逸高洁。如今,尘世间,依然存有“晋梅”、“隋梅”,以及“唐梅”。


心若一动,已是千年,浮华已过,笙歌萧瑟,笛声三弄,梅心惊破。再回首,那一树梅花依旧绽放如初。




好似没了沧桑,掩了岁月,褪了风雪,只剩那一斜枝头,一盏繁花,迎着风雪,邀来春意暖。


02


梅花遇上落雪,仿佛是在天地万物之间偶然遇见知己。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,山寒水瘦,会意重逢。


雪落天涯,雪满枝桠,成就了梅的清高坚贞与傲雪凌霜。


而梅,在落雪的严冬,为纯洁的雪送上了一段香,雪映红梅,雪染白梅,雪依绿梅,已是人间绝色。


“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。”梅的香,淡雅清逸,“香非在蕊,香非在萼,骨中香彻。”


雪拥数枝梅,梅倾千里雪。

梅与雪共幽,雪伴梅同香。

花处见晴雪,雪里闻花香。


梅有凌寒之姿,更胜霜菊三分,雅貌清奇,独立于数九寒天,幽香远送,岂不令人心驰神往,只愿折梅,护于心间,暖于胸怀,藏于诗中。


03


“千林冻损禹阴凝,一点春从底处生。”


风雪严冬里,梅冒雪冲寒,占群芳之先机,先花木而花,独天下而春。




不畏严寒,坚贞不屈,孤高清逸,铮铮傲骨,是梅的精神。


傲雪欺霜,凌寒独自开。梅独立于山河岁月,倾倒众生,只因它“更无花态度,全有雪精神”,是“不经一番寒彻骨,怎得梅花扑鼻香”的砥砺修行。


我们爱梅,爱的是它不畏严寒的铮铮傲骨。甚至心疼它独立寒天,数九风雪里不屈不挠的坚固精神。


而梅,孤芳却不自赏。它傲然枝头,幽香远送,“不要人夸颜色好,只留清气满乾坤”。


山河岁月,苍古之间,梅开枝头,傲然于世,香幽千载,气满乾坤。


爱梅,便是懂梅,亦是懂自己。


“忽然一夜清香发,散作乾坤万里春。”


声明:本平台所有素材均由发布者上传并发布,出于分享和交流之目的,并不代表来吧才艺网的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来源的真实性和合法性!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删除!

相关推荐